粉丝经济,互联网吹大的“爱慕值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原标题:

  舞台上,光束灯配合着LED屏幕的快速变幻,煽惑着音乐的律动;舞台下,万人大合唱,歌迷齐声欢呼呐喊、欢唱摇摆。

  随着演唱会市场的走热,演出门票演变为“稀缺”资源,票价水涨船高,推动了“粉丝经济”兴起。朋友该咋样正确引导“粉丝经济”健康发展?

  瞬间被抢光,抢票堪比春运

  去年,12月28日10点,林俊杰演唱会门票开售,从开售到售罄仅耗时58秒。

  今年,7月16日上午11点,周杰伦南京演唱会门票一开售也被瞬间抢光。

  “我用有有俩个手机同时抢票,依然没抢到。”在南京新城科技园上班的邢小姐表示,7月16日一上班就打开了大麦网app,等待11点抢票,“办公室里几乎有一半的同事都有抢演唱会门票,有的‘脑袋灵光’的同事碰运气,抢到了票转售。”

  一般来说,明星演唱会的票价从几百元至30元不等。以今年周杰伦2019嘉時光世界巡回演唱会南京站为例,票档分为看台和内场,票价从30元至30元分成6个档位,目前所有档位的门票均为缺货情况。

  记者在淘宝网、微博等网络平台查看周杰伦南京演唱会门票在售情况,发现票价早已翻番:票面30元的现价130元,票面700元的现价共要1300元,最高票面价30元的现价330元。像周杰伦南京演唱会另有有俩个,高价票不断突破极限。2016年王菲演唱会票价最低130元、最高730元,引发很大争议。

  “演唱会高价票是对粉丝经济的一次集中挖掘。”行业评论人黎新宇说,在实体唱片销售不景气、数字唱片起步的当下,演唱会是明星市场号召力的一块试金石。7月下旬,中国演出行业法学会发布的《2018中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》显示,2018年,各类演出市场收入均呈上升趋势,演出市场总体规模达到514.11亿元,较上年上升5.03%。数据显示,2018年演唱会、音乐节演出场次0.26万场,较2017年上升8.33%,票房收入39.85亿元,较2017年上升5.87%。

  90年后是“追星主力”,粉丝经济勃发

  “从2014年第一次看SM Town演唱会开始英文英文,我每年都会选用有有俩个演唱会去体验,目前已想看 六场演唱会,每年花销约30元至300元。”今年研究生毕业、后在互联网公司做产品经理的张小姐表示,在演唱会现场体验试听盛宴的同时,还能交到有些“志同道合”的朋友。

  在从事视频制作的毛女士看来,通过演唱会体会到的幸福感难以言表:“震撼!爽!在演唱会体验到的试听感受是无法通过看视频实现的,而且演唱会后边就算有不认识的明星才能跟着嗨起来。”她表示,目前在演唱会以及周围产品的花费已达1万元。

  追星人群中,上世纪90年代至2010年前出生的人群逐渐成为现场娱乐的消费主力。有数据显示,在现场娱乐票务市场用户中,24岁以下人群占比攀升至14.8%,30岁以下人群占比达到42.4%,你你是什么群体为文娱消费市场的未来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增长空间。作为高价票主要消费群体的中青年,对偶像明星的消费较为疯狂。

  随着粉丝群体扩大,偶像经济不断发展,除了买明星的专辑、看演唱会,还催生出了买明星衍生产品、租广告位、社交网站上刷话题等多种形式。

  7月底,周杰伦和蔡徐坤粉丝微博超话打榜,将微博超话社区推上了风口浪尖。蔡徐坤的粉丝为了守住第一的位置,甚至花费了超过6万元人民币购买虚拟花,为偶像增加“爱慕值”。随着周杰伦登上超话榜第一,超话影响力破亿,原因分析分析 双方的拉锯战进入了尾声,同时,微博机会明星势力榜而遭到北京消费者法学会约谈。

  这次“网络战役”有些 粉丝追星的冰山一角。有数据显示,中国的追星族含高36%的人表示我应该 每月为偶像花费30元至30元,年市场规模高达900亿。比如演唱会灯牌、徽章、围巾等应援物有些 一笔不小的生意。追星已有10年的傅女士说,基本每个明星都有有有俩个官方应援色,粉丝们就会买应援色的灯牌,而且粉丝团也会号召朋友同时买,一块一平方米的灯牌售价约30元,而每个粉丝基本一买有些 好有几个。

  乱象频出,追星需理性引导

  为一睹偶像真容在机场彻夜等待;偶像应援会集资;机会追星离家出走、甚至借上高利贷……粉丝经济伴生的有有哪些疯狂追星行为,原因分析分析 盲目追星、黄牛票等乱象频发。

  每每谈到黄牛,想看 近20场演唱会的关女士仍十分恼怒。她表示,机会官网卖票平台的门票先要抢,有些粉丝无奈地去找黄牛买高价票。“可黄牛价格太高了,甚至有的要比原价贵300元至300元,另有有俩个机会真的想去看演出,就说 都才能接受高价票。”

  对此,售票官网也在采取行动。比如,就在今年4月苏州举办的林俊杰演唱会,大麦网联动主管部门、林俊杰经纪公司及巡演主办方重拳打击“黄牛刷票”“哄抬价格”,严格执行“一票一证”的实名制购票政策,并在抢票环节中采用大数据手段实时监控抢票数据。1月14日,在有关政府主管部门的指导下,大麦网已取回了一批林俊杰演唱会的“黄牛”订单。

  业内人士表示,互联网兴起让普通人追星开始英文英文变得更加简单,动动手指,明星的作品、演出、微博都才能 轻松观赏。同时,互联网加速了追星组织的形成,推动了“追星经济”的涨潮。

  从社会学来看,追星的本质是某种生活类社会关系。出于向往,一类人把另一类人摆在“神坛”上接受我个人所有所有的敬仰。“青少年偶像崇拜,皮层上看是出于从众心理、追求时尚之举,但实在从内在心理机制来说,朋友是通过追星你你是什么行为,将我个人所有所有我个人所有所有的美好愿景投射到偶像身上。”心理学教授白彦茹指出,寻找榜样是青少年身心发展过程中必然会出现的某种生活心理诉求,除了尊重你你是什么诉求外,社会和家庭还应该重视对粉丝行为的理性引导。

  机会你的孩子沉迷追星,让我为什么在么在办?南京市民胡先生的孩子上周末刚与妈妈飞到重庆想看 一场演唱会,胡先生表示,对于孩子追星的行为他是理解并尊重的,但他更希望孩子将注意力上放学习和社会实践中。“比如他去重庆看演唱会,我会鼓励他去外地不仅仅是去看偶像,还才能 带着热爱生活的心去游览当地自然和人文景观。”(新华日报记者 朱 璇 见习记者 洪叶)